崖头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崖头门户网站>时事>糖丸爷爷 护佑儿童远离致残威胁

糖丸爷爷 护佑儿童远离致残威胁

作者:匿名日期:2019-11-07 12:36:30
摘要: 昨晚24时起,本市启动今年入秋以来首个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北京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止户外课程及活动。北京也将经历一次污染过程。按照生态环境部区域联防联控的统一部署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

一颗糖丸,一生的心血。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髓灰质炎,在中国通常被称为脊髓灰质炎。它会导致不同程度的瘫痪,最严重的情况是不能自主呼吸。20世纪50年代,脊髓灰质炎在中国开始流行。

有些人可能对顾周放的名字印象不深,但许多人熟悉糖丸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提法。上个世纪,一颗小糖丸保护了中国成千上万的儿童免受脊髓灰质炎造成的残疾威胁。

古周放

1957年,31岁的病毒学家顾周放在面临危险时被任命。从那以后,他把所有的努力都奉献给了一个重大事件:根除小儿麻痹症。从全盛时期到青少年后期,周放40多年来一直努力预防和治疗脊髓灰质炎。研制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糖丸”保护了几代中国人的生命和健康,最终有助于实现我国脊髓灰质炎的彻底根除,并长期保持无脊髓灰质炎状态。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首次实行了国家奖牌和国家荣誉称号的集中评选和授予。一批为新中国建设和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功勋模范人物受到隆重表彰。9月17日,顾周放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他的青春

放弃高待遇,致力于公共卫生

顾周放生于1926年,祖籍浙江宁波。他父亲在他4岁时去世了。1934年,当他只有8岁的时候,他和他的母亲去了北方天津生活。由于父亲早逝,顾周放年轻时遭受了很多歧视。

194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然而,在毕业前夕,顾周放放弃了高薪和受人尊敬的外科医生职业,选择从事公共卫生服务,这在当时刚刚起步,基础差,价值低。对顾周放来说,投身脊髓灰质炎的“战场”更是偶然的“必然”。

自1955年以来,脊髓灰质炎已经蹂躏了中国的许多地方。当时,一位携带小儿麻痹症患儿的家长来到了顾周放所在的医院。“孩子的一条右腿瘫痪了。她不知道我不是临床医生,也不知道我在病毒领域研究这种疾病。她问我,医生,你认为怎样才能让我的孩子康复,这样他将来就能独立行走和站立。我建议她没有具体的药物,只能去医院做手术...听到这些,母亲非常失望。”

这件事深深伤害了顾周放。“我只是想,千千有一千万个孩子。在大流行的一年里,20,000到30,000名儿童可能瘫痪...因为这种疾病。”

1957年,31岁的顾周放在面临危险时被命令进行脊髓灰质炎研究。

在《周放一生口述历史》中,记录了顾周放年轻时接过这个“包袱”时的心理波动:“卫生部副部长崔一天跟我谈过一次,那是相当严重的。那时,我还年轻,从未见过大部长。我说:崔部长,你是想让我一辈子都这样做吗?他说:是的,让你一辈子都这样做,来解决脊髓灰质炎问题。那时,中国的科学研究环境很差。做研究工作非常困难。我们必须自己创造一切条件。”

他曾经和刚刚满月的儿子一起参加了一个“风险”测试。

条件有多困难?顾周放举了一个例子:为了在研究中进行体外细胞培养,一种成分是牛血清。在国外,牛血清早已商业化,但中国当时没有这种商品。无奈之下,顾周放带着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去了昌平的屠宰场,发现胎儿牛(小牛还在妈妈肚子里怀孕)在抽血。然而,他们不能忍受宰杀怀孕的母牛来采集血液,并与屠宰场的主人谈判:当母牛要分娩时,他们被立即告知要采血。

在尴尬的情况下,研究从未停止过。1957年,顾周放调查了该国几个地区脊髓灰质炎患者的粪便标本。从北京、上海、天津、青岛等地的12名患者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征服脊髓灰质炎的第一场战斗开始了。然而,这与成功开发疫苗的目标相去甚远。

1959年3月,卫生部决定派顾周放等人到苏联调查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生产过程。同年12月,经卫生部批准,成立了以顾周放为组长的脊髓灰质炎活疫苗研究协调小组,开展脊髓灰质炎疫苗研究。在研究关键环节的临床试验阶段,第一阶段临床试验(分为第一、第二和第三阶段)需要观察疫苗对人体是否安全以及是否有副作用,因此应该对少数人进行试验。

顾周放和他在实验室的同事几乎毫不犹豫地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了一小瓶疫苗溶液进行测试。一周后,他们安全了,生命体征也稳定了。但是顾周放的眉毛更紧了:小儿麻痹症在儿童中更常见,必须证明疫苗也适用于儿童。谁是要测试的孩子?

一个危险的想法在顾周放脑海中挥之不去。“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于1960年,我认为他刚刚达到这个要求,还不到一岁。”就这样,顾周放背着刚满一个月的大儿子秘密注射疫苗。后来,他的妻子也是病毒学家,得知了这一事件。她没有责怪顾周放自己的方式,而是让他放心,一切都会好的。最后,孩子安全地通过了测试期,证实了疫苗的安全性。

直到1960年,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同年12月,第一批500万疫苗在全国11个城市成功生产和推广。在已经接种疫苗的城市,疫情高峰已经被削减。

为了解决疫苗不易保存的问题,开发了一种“糖丸”。

液体疫苗投放后,疫情高峰一个接一个地降低,但随之而来的是新的问题。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这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接种增加了很大困难。我们怎样才能制造出便于运输并且孩子们喜欢吃的疫苗呢?

"所以后来我们想,孩子们喜欢吃糖,简单地把它做成糖丸."《顾周放传》记录了当年研究人员的心血: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和测试,顾周放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测试。不久,世界著名的脊髓灰质炎糖丸疫苗问世了。糖丸疫苗除味道鲜美外,还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在保持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质期。为了让糖丸疫苗能在偏远地区使用,顾周放还想出了一种“本地运输方法”:将糖丸冷冻在保温瓶里。

据统计,自从小儿麻痹症疫苗在1960年代初成功研制和投入使用以来,至少有150万儿童避免了小儿麻痹症造成的瘫痪,至少有11万儿童避免了死于小儿麻痹症。

顾周放于2019年1月2日去世后,人们在社交平台上亲切地称他为“糖丸爷爷”。也许,这是对顾周放一生苦心经营的最简洁的总结,也是对他一生“来做一件大事”的最深切的哀悼。

时间影响

中国进入无脊髓灰质炎时代

2000年,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脊髓灰质炎根除认证委员会确认,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已被阻断,成为一个无脊髓灰质炎的国家。在“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确认报告签字仪式”上,74岁的顾周放以代表身份签了名。顾周放回忆说,当他回来时,他对妻子说,“小儿麻痹症(在我们国家)已经消除了。几十年来,我们没有白费力气。”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首次集中评选和授予国家奖牌和国家荣誉称号,一批为新中国建设和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功勋模范人物受到隆重表彰。根据评选和奖励工作的安排,在各地区、各部门反复比较、评选和集体研究的基础上,经过组织调查和综合考虑,共评选出8名“共和国勋章”候选人和28名国家荣誉称号候选人,最后顾周放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导言说:顾周放开发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糖丸”保护了几代中国人的生命和健康,使中国进入了一个无脊髓灰质炎的时代。他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成就奖和“全国脊髓灰质炎根除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然而,顾周放把他的一生总结为“一生中的一件事”。他说,“我感到非常满意。我可以告诉人们我已经尽力了。你的孩子再也不会患这种疾病了。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这样。没有其他要求。”

时间故事

这对夫妇通常工作到深夜。

无论是在疫苗试验阶段,还是在研发和生产的关键阶段,顾周放带着家人生活在困难的云南“华红洞”都留下了许多遗憾。但是在顾周放的长子顾烈东眼里,他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有着不同的理解。

顾烈东曾经告诉《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当他长大后,他通过和父母聊天了解到他父亲给他带来了“毒品测试”当时我一点也没有抱怨他父亲的决定。”他说,因为“消灭脊髓灰质炎是父亲一生的愿望。虽然作为他的孩子,我们没有继承他的衣钵,但我很高兴参加了实验。"

顾烈东还回忆起了童年的一件事。他说他妈妈也研究病毒。当她八九岁的时候,她的父母经常在生物研究所的实验室加班。“当时,照顾我哥哥晚上睡觉的责任落在了我身上。有一次,一部电影在生物学院的食堂放映,这是我最喜欢的"地球战争"。哄弟弟早点睡觉后,我偷偷出去看电影。演出进行到一半时,收音机突然喊道:“顾烈东,请到门口来。“我在想‘怎么了?’当我看过去的时候,我哥哥醒了。当我看到我的父母和我不在时,我来到大门口找我们。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天已经黑了,我的爸爸妈妈还在实验室里努力工作。"

顾烈东说,父母小时候工作到深夜是正常的。“他们都在无菌室里。他们进出时必须穿连衣裤。他们必须一起消毒。手续非常复杂,所以他们进入时很难出来。”

对顾烈东来说,他的父亲不仅对学习要求严格,对家庭也要求严格。当一家人住在东交民巷的时候,家里有一张大桌子。父亲总是给我们开家长会,要求我们反思学习和行为上的不足

顾周放在生活中似乎是他长子顾烈东最善良的父亲。"他是母亲的好丈夫,也是年轻一代的好老师和朋友。"

顾烈东提到,他的父亲生前喜欢拍照,在业余时间拍了很多他母亲和他们兄妹的照片。“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被抓获了。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站在楼梯上,手里拿着吃的东西。我父亲拍了这张照片,现在我回头看。很有趣。”

顾周放先生去世后,他的家人收到了他以前的同事和学生的许多慰问。顾烈东说,在他父亲去世之前,他已经给了他的孩子一些指示。"他说他希望我们能坚定不移地做事。"

温家宝/我们的记者张雅协调/迟海波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